中國焦點新聞   >   國際  >  正文

默克爾權力佈局出絕招,是“神助攻”還是“野心墳場”?

【文 / 觀察者網 徐蕾】

不到一個月裡 3 次身體顫抖,這讓外界越發擔心默克爾的健康狀況。這位執政 14 年的德國總理,距離其 2021 年卸任的日子正越來越近,默克爾的時代真的要過去瞭嗎?

就在 7 月 17 日,默克爾 65 歲生日之際,外界看到瞭一出權力佈局的絕招:" 小默克爾 "、基民盟主席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擔任德國防長、前防長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進軍歐盟。

盡管有人認為這是默克爾將兩位 " 公主 " 推向權位的妙招,但被稱為 " 政治野心墳場 " 的防長一職,能否順利將卡倫鮑爾推向總理之位?而成為歐盟第一位女高官的馮德萊恩,又能否成功接手日益分裂的歐盟的棘手事務?

7 月 17 日,卡倫鮑爾(左 1)任德國防長,接替當選下屆歐盟委員會主席的馮德萊恩(中)/IC Photo

綜合《衛報》、《金融時報》、德國媒體等報道,當地時間 7 月 17 日,基民盟主席卡倫鮑爾被任命為德國國防部長。

就在前一天(16 日),前防長馮德萊恩當選下屆歐盟委員會主席,她已於 15 日辭去防長一職。

卡倫鮑爾在德國總統府接受任命書的那天,7 月 17 日,也正好是德國總理默克爾的 65 歲生日。德國多傢媒體認為,這兩步都是默克爾權力佈局的絕妙好棋。默克爾雖然不會大肆張揚地慶祝生日,但她在權力鬥爭中成瞭大贏傢。

"母親默克爾把兩個公主推向權位"

上述任命,不少媒體都認為有點出人意料。因為許多人曾預計衛生部長延斯 · 斯潘(Jens Spahn)將出任防長。更何況,卡倫鮑爾此前曾多次表示,她將放棄部長職位,轉而專註於黨的領導。

現年 56 歲的卡倫鮑爾去年 12 月以微弱優勢贏得瞭默克爾所在的中右翼基民盟的領導權,但沒有擔任任何內閣職務,一些反對者以此為理由反對她競選總理。

《慕尼黑水星報》表示,默克爾的權力系統在最後幾米時,還是打贏瞭關鍵性戰役。默克爾的任期快要結束瞭,但是她的時代不會結束,因為母親默克爾把她的兩個公主推向瞭權位。

馮德萊恩將在佈魯塞爾繼續她的時代。

在柏林,默克爾把國防部交給瞭她心儀的繼承人卡倫鮑爾,目的當然是要讓小公主在爭奪總理府的道路上,獲得更好的機會。

在德國民眾的眼中,卡倫鮑爾沒有足夠的分量成為默克爾的繼承人。但默克爾通過這一委任,把 " 老對手 " 默茨(Friedrich Merz)和斯潘全都趕出局外。

《星星》周刊也認為,卡倫鮑爾現在進入內閣,這可能是走向總理府的關鍵一步。國防部的利益在此毫不重要,這是在犧牲國防部的利益。默克爾如此任命,是誰也沒料到的一步,這步棋與人類登月有類似之處。對默克爾來說,這是小小的一步,但對卡倫鮑爾來說,這是奔向總理府的巨大躍進。

" 默克爾對德國聯邦國防軍的蔑視 "

默克爾的這步棋,出人意料之外,也招致不少批評和質疑。

《奧格斯堡匯報》報道說,兩周前還說不會進入內閣的卡倫鮑爾,現在突然成瞭國防部長,引起瞭社民黨,左翼黨,自民黨等多方批評。自民黨國防政治傢 Marie Agnes Strack-Zimmermann 在推特上表示,多個星期以來,卡倫鮑爾一直表示不會進入內閣。但現在,她卻恰恰成瞭國防部長,她把自己變得絕對不可信。人們可以肯定,秋季各州選舉的時候,卡倫鮑爾的時代就應該結束瞭。

據《金融時報》報道,自由民主黨資深議員亞歷山大 · 格拉夫 · 拉姆斯多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稱,這一任命 " 是對軍隊和北約夥伴的無禮 "。他補充稱,沒有什麼比這一任命更清楚地表達瞭默克爾對德國聯邦國防軍的 " 蔑視 "。

位於柏林的德國外交關系委員會(Germ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防務分析師克裡斯蒂安 · 莫林(Christian Molling)表示,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是:卡倫鮑爾將最多領導該部門兩年,直到本屆議會結束。士兵們會擔心她沒有足夠的時間來真正處理他們的問題。此外,她不會放棄基民盟領導人的職位,她真的能同時做兩份工作嗎?這還得打一個問號。

不過,也有人對卡倫鮑爾身兼兩職有不同的看法。

基民盟國防和外交政策專傢羅德裡希 · 基瑟威特(Roderich Kiesewetter)17 日表示,卡倫鮑爾被任命為國防部長對德國國防軍具有重要意義。

" 這一決定的特別之處在於,在德國聯邦國防軍歷史上,國防部長和基民盟領導人的職位將首次由一人同時擔任,這是基民盟對德國聯邦國防軍的明確承諾,在德國歷史上從未有過。" 他還表示自己相信卡倫鮑爾的雙重責任 " 將能夠以一種廣泛而有經驗的方式面對即將到來的聯邦議院選舉。"

圖源:IC Photo

國防部長會否挽救 " 小默克爾 " 慘淡支持率?

對於被視為 " 小默克爾 " 的卡倫鮑爾個人來說,國防部長或許的確能讓她成為一個更合適的默克爾繼任者。

自從去年成為基民盟領導人以來,卡倫鮑爾的個人支持率一直在下滑,《衛報》稱,她未能有效地與選民建立聯系,許多選民認為她與選民脫節。尤其是今年 5 月歐洲議會選舉中,該黨的糟糕表現,都讓人對她作為一名政治傢的能力產生瞭懷疑。

如此輿論壓力下,默克爾 5 月 29 日不得不公開駁斥媒體關於她認為繼任者無法勝任工作的報道。

德國電視頻道 ZDF 今年 6 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71% 的德國人認為卡倫鮑爾不適合擔任總理。

《金融時報》援引顧問們的看法表示,卡倫鮑爾擔心,內閣的集體責任將減少她的行動自由,使她更難把自己定位為一個獨立的政治人物。這對一個經常被視為 " 小默克爾 " 的女性來說很重要。畢竟,她還為自己設定瞭雄心勃勃的目標,要改革一個在默克爾領導下已陷入低迷的政黨。

而接管國防部可能有助於恢復卡倫鮑爾的聲譽。因為作為防長,她將管理一支 18 萬士兵的軍隊,每年的預算為 440 億歐元,她會有更高的知名度。

此外,她與其他北約部長會談以及與軍隊友好相處的照片將有助於提升她的形象,提高她在選民中的地位。

卡倫鮑爾曾擔任薩爾州議員、州部長和州長,精通國內事務。德國媒體認為,德國國防部可能會提供她在安全和軍事事務方面的經驗,這些經驗在 2021 年德國大選時或許是有用的。

據《衛報》報道,卡倫鮑爾的同事對這一任命表示歡迎,基民盟議會核心小組的領導人拉爾夫 · 佈林豪斯(Ralph Brinkhaus)說:" 當這樣一個重要的職位、內閣的核心工作,成為可能,那麼基民盟領導人必須站出來承擔責任,她正在這樣做。如果你想表現出領導力,你就不會考慮風險,你會繼續工作。生活和政治一樣,總是有風險的。如果你不相信自己能承擔艱巨的任務,你就不屬於政界。"

德國防長——政治野心的 " 墳場 "?

可是,默克爾的良苦用心到底是 " 神助攻 " 還是 " 幫倒忙 "?畢竟,德國國防部長一職,被不少媒體稱為 " 政治墳場 "。

《衛報》17 日表示,德國的國防部長工作被廣泛認為是一個 " 有毒的聖杯 "(poisoned chalice)。德國軍隊長期以來資金不足,一直被指責效率低下,裝備不足或有缺陷。此前曾有幾位部長擔任國防部長,但他們的職業生涯都因此脫軌。

德國還面臨著特朗普的施壓,他要求德國將國防開支提高到北約設定目標:GDP 的 2% 的。默克爾曾表示,德國將努力實現這一目標,但她的執政夥伴、中左翼的社會民主黨認為這是武斷的。

《衛報》截圖

《金融時報》則報道稱,德國國防部長期以來一直是政治野心的墳場。自二戰以來,隻有一位防長——赫爾穆特 · 施密特(Helmut Schmidt)——成為瞭總理。其他一些人以重量級競爭者的身份進入,但卻被醜聞或失誤所困。

《金融時報》截圖

2011 至 2013 年擔任德國防長的托馬斯 · 德梅齊埃(Thomas de Maiziere)也曾被視為默克爾的政治繼承人,他因德國政府決定放棄一項無人偵察機項目—— " 歐元之鷹 "(Euro Hawk)而受到批評。2013 年,默克爾將他調任至內政部部長。

德梅齊埃的繼任者,也就是剛剛辭職的馮德萊恩於 2013 年成為德國防長,當時她也被視為默克爾的潛在繼任者。但是在她擔任防長的 5 年裡,她成瞭德國最不受歡迎的政治傢之一。

盡管德國國防軍大幅增加瞭軍費預算,但德國議會武裝部隊專員今年的一份報告發現,沒有一艘潛艇準備好服役。

現在的問題是,卡倫鮑爾是否會和她的前任們遭受同樣的命運。

基民盟一名議員表示," 這對她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風險,在德國,國防部長並不總是受歡迎的,有很多潛在的陷阱。"

歐盟首位女高官挑戰重重

另一邊,卡倫鮑爾的前任,在卸任防長後走向瞭歐盟,成為歐盟史上首位女高官。

60 歲的馮德萊恩在 16 日當選下屆歐盟委員會主席,包括《紐約時報》、NBC 在內的多傢媒體都註意到瞭馮德萊恩將要面臨的挑戰。

《紐約時報》稱,此時正值民族主義抬頭,歐盟內部日漸分裂之際。

隨著民粹主義的崛起,以及全球貿易體系和自由民主的分崩離析,馮德萊恩給人的印象是一個充滿激情的全球主義者,她拒絕孤立主義,認為孤立主義不適合歐洲。

這種態度可能使她與一些成員國發生沖突,尤其是在歐洲東部和南部的兩翼國傢。另外,她關於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的言論也讓她站在瞭美國總統特朗普議程的對立面。

就任後,馮德萊恩將面臨經濟改革、氣候變化、歐盟安全等事務,尤其還要代表歐盟面對與特朗普的貿易談判。還有一件更棘手的事,就是英國曠日持久的 " 脫歐戰 "。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傢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聯繫我們|www.chinafocusnews.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