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焦點新聞   >   國際  >  正文

米歇爾驚喜亮相格萊美頒獎禮,是為瞭給格萊美正名?

這屆格萊美頒獎禮來的 " 各路神仙 " 有點兒多。

據路透社,當地時間 2 月 10 日,第 61 屆格萊美頒獎禮完美落幕。Lady Gaga 在此次頒獎禮上收獲頗豐,她在電影《一個明星的誕生》中的熱門歌曲《Shallow》贏得兩項格萊美獎。

此外,她還憑借歌曲《Joanne(Where do you think you ’ regoing)》贏得最佳流行歌手獎,最終捧得三個獎杯。

格萊美頒獎禮的紅毯時間從來都是嘉賓們展示 " 我是誰 " 的另類表達秀,今年也不例外,兩位特朗普的鐵粉在紅毯上 " 當場表白 "。

據《今日美國》,歌手 Joy Villa 穿著一身銀色禮服、拎著一個寫有特朗普的口號 " 讓美國再次偉大 " 的錢包入場。待她脫掉外套後,一件印有磚塊的禮服赫然入目,禮服背後寫著醒目的紅色文字 " 建墻 "。

38 歲的 Rebel 則穿著一件領口上寫著 " 讓美國保持偉大 " 的藍色夾克,搭配愛國星星眼鏡和白色高跟鞋,夾克背面印著 " 特朗普 " 的英文拼寫。

前第一夫人驚喜亮相

據《赫芬頓郵報》,在今年的格萊美獎頒獎典禮上,美國前第一夫人米歇爾 · 奧巴馬驚喜亮相,與 Lady Gaga、賈達 · 萍克特 · 史密斯、詹妮弗 · 洛佩茲三位女歌手一起登臺並分享瞭音樂多年來為她們帶來的力量。

" 他們說我很奇怪,我的外表,我的選擇,我的聲音,都不行。但音樂告訴我,不要聽他們說的。"Lady Gaga 對歡呼的人群說。

詹妮弗則補充道,音樂給瞭她 " 跳舞的理由 ",並為她帶來瞭今天的成功。她說:" 這讓我想起瞭我來自哪裡,但它也讓我想到瞭我可以去的所有地方。音樂一直是我們感到真正自由的地方。" 賈達則告訴觀眾,人們 " 通過音樂表達痛苦、力量和進步。"

作為四位女性代表中的壓軸嘉賓,米歇爾說:

" 音樂一直幫助我講述我的故事 …… 無論我們喜歡鄉村音樂、說唱還是搖滾,音樂都能幫助我們分享自己——我們的尊嚴和悲傷,我們的希望和喜悅。這讓我們可以互相傾聽,接納彼此。"

去年,在 me too 運動席卷全球之際,上一屆格萊美獎因為女性提名者太少而引發關註,因而今年這四位女性代表的亮相意義非凡,但對於前第一夫人這一政治人物的出現大傢是始料未及的。

不過,據《財富》雜志,在美國,音樂舞臺常常成為政治對話的平臺。音樂為那些擁有不同觀點的人提供瞭通道,讓人們更開放地互相傾聽。這在 20 世紀 60 年代成為美國民權運動的一部分,音樂專欄曾給陷入絕望和動蕩中的人們帶來瞭希望。去年,也有不少人拾起麥克風,以同樣的方式發聲。

2018 年,John Daversa 的專輯《美國夢》中,描述瞭 53 位受到 " 童年抵美者暫緩遣返 "(DACA)計劃保護的藝術傢,並對當前移民政策發表評論。

無獨有偶,U2 去年在自由女神像附近的一艘駁船上演出,以音樂的形式發表親移民聲明。

2018 年,涉及美國槍支問題的歌曲《This is America》的視頻獲得瞭超過 4.8 億的觀看次數,外界認為,這一 " 老生常談 " 的主題如果以書面評論的形式表達,或許難以獲得同等關註。

這首歌在今年的格萊美頒獎禮上獲得瞭年度制作、年度歌曲兩項通類大獎。

" 得罪 " 嘻哈歌手和女性的格萊美

格萊美頒獎禮的主角原本是音樂人,但是,這個節目也逐漸成為評論傢、活動傢、藝人等百傢爭鳴的平臺。

近年來,格萊美一直在走鋼絲,它試圖保持音樂界的傳統標準,同時也顧及種族和性別問題。然而,眾口難調,格萊美一時間無法取悅所有人。

據《紐約時報》,由於格萊美的疏遠,嘻哈歌手和 R&B 明星被 " 得罪 " 瞭。

" 事實上,我們在嘻哈世界中仍然存在問題," 格萊美的長期制作人 Ken Ehrlich 說," 當他們沒有拿到大獎時,學院的關註以及格萊美獎所代表的內容對嘻哈群體來說依然沒那麼有意義,這很可悲。"

Ehrlich 說,今年他邀請德雷克、拉馬爾和唐納德 · 格洛沃三位說唱歌手在頒獎禮上演唱自己的作品,但一開始均遭到拒絕。

雖然種族問題近年來日益嚴重,但格萊美最緊迫的問題是性別問題。

據《紐約時報》,南加州大學日前發佈的一份報告發現,去年女性在音樂界和格萊美頒獎禮中的表現令人沮喪。Lorde 是 2018 年唯一一位獲得年度最佳專輯提名的女歌手,且沒有獲得單獨演出的機會。

去年,頒獎禮結束後,格萊美主席尼爾 · 波特諾說音樂行業的女性應該加緊推進職業生涯的評論立即引發爭議。批評傢指出,他沒有認識到職業女性在工作中所面臨的系統性障礙,一些音樂界女高管呼籲辭職,波特諾為自己的出言不慎深感後悔。

作為回應,格萊美主辦方國傢錄音藝術與科學學院聘請米歇爾的前任幕僚長蒂娜來領導一個特別工作組,以 " 確定代表性不足的社區在學術界及更廣泛的行業中所面臨的各種障礙和無意識的偏見 ",並努力使投票池多樣化。

他們邀請瞭 900 名來自不同背景的新成員加入,其中約 22% 的人參與今年的投票。兩周前,特別工作組向音樂界發起挑戰,要求雇傭更多女性制作人和工程師,這兩份工作的絕大多數從業者為男性。

即便采取瞭這些措施,今年的提名也顯示出,實現真正的性別平等仍然任重道遠。今年,在八首角逐 " 年度制作 " 獎項的歌曲中,背後共有 48 名制作人和工程師,但隻有兩位是女性,其中一位就是 Lady Gaga。

面對行業缺乏多樣性的嚴峻形勢,波特諾給出瞭一份十分 " 玄學 " 的回應,他說:

" 讓人們快樂或者不快樂的根本因素每年都會發生變化。它可能是音樂性的東西,也可能是社會性的東西。在當下的氣候中,我們從中看到更多。但那是合適的,因為那就是我們在歷史中所生活的時代。"

熱門推薦

聯繫我們|www.chinafocusnews.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