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焦點新聞   >   國際  >  正文

被塔利班盯上的小梅西:戰火逃離,渴望與偶像再見面

封面新聞記者 舒俊瑜 編譯

還記得阿富汗最知名的球迷“小梅西”嗎?如今,他不得不開始逃命,因為塔利班已經放話:“如果我們抓住瞭他,就要將他碎屍萬段。”

2016 年,穆爾塔紮 · 艾哈邁迪(Murtaza Ahmadi)穿著一件梅西(Lionel Messi)10 號球衣的照片,感動瞭全世界。與眾不同的是,這件球衣是由藍色和白色的塑料袋撕成條後拼在一起的,後背上還寫著梅西的名字。

經過全球媒體的大量報道,梅西還真註意到瞭的這位小球迷。同年,穆爾塔紮被選為球童,前往卡塔爾圓夢。他牽著偶像梅西的手,一起出現在瞭巴薩與阿赫利的友誼賽上。作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親善大使,梅西也送給穆爾塔紮一件親筆簽名的球衣和一個足球。

然而好景不長,幸福很快在炮火與動蕩中消散。

11 月,塔利班向先前安全的地區發動進攻,穆爾塔紮和他傢人不得不放棄位於加茲尼省的傢,和數百名難民一起開始逃離生涯。

戰亂、逃離、死亡威脅

近日,在喀佈爾一間逼仄的民房內,法新社記者見到瞭背井離鄉的穆爾塔紮和他的傢人。他的母親 Shafiqa 帶著面紗,臉有一半被遮住。

“一天夜裡,我們在賈格裡的傢中聽到瞭持續不斷的槍聲,隻好迅速逃走。”她說,現在一傢人住的地方,是從另一個貧困傢庭那兒租來的。由於走得太匆忙,梅西親筆簽名的足球和球衣沒能帶出來。“除瞭這條命,我們什麼也來不及帶走。”

和其他難民一樣,這一傢子蜷縮在喀佈爾,無根漂泊、苦苦掙紮。大人們還要擔心穆爾塔紮,因為他是塔利班找尋的目標。

作為哈紮拉人,穆爾塔紮一傢人信奉伊斯蘭教什葉派。而就在 11 月,他們被信奉遜尼派的塔利班鎖定為異端。

聯合國數據顯示,此次打擊中逃離的傢庭多達 4000 戶。有目擊者向法新社表示,成百上千的平民、士兵和反抗者遭到屠殺,“恐怖至極!”

當聽說塔利班正在搜找穆爾塔紮後,一傢人的恐慌更加明顯瞭。“他們說,如果抓到我兒子,就會將他凌遲處死。”面紗下,盡管 Shafiqa 的臉看不清,但她的眼睛裡的的確確閃著恐懼的光。

眾所周知,在塔利班統治的 1996 年 ~2001 年,體育運動在阿富汗是不被允許的,喀佈爾足球場從一個體育場所變成瞭臭名昭著的石刑處決地。

為瞭保護兒子,Shafiqa 在逃離中用圍巾將穆爾塔紮的臉遮瞭起來。他們先是在巴米揚的一座清真寺裡避難,直到 6 天後,才轉移到瞭喀佈爾。

名氣、困境、渴望重逢

盡管阿富汗安全部隊在賈格裡擊退瞭塔利班,但他們依然覺得不安全。

“塔利班有可能席卷重來,我們並不打算回去。” Shafiqa 說,因為穆爾塔紮的名氣而受到的關註,讓他們更加寢食難安。

她告訴記者,當地的壯漢說,他們傢現在變有錢瞭,如果不把梅西給他們的錢交出去,那幫人就要帶走她的兒子。“有時候,晚上會有陌生男子在我傢附近晃悠,監視我們。這些日子,我們都不敢讓穆爾塔紮出去和別的小朋友玩。”

事實上,早在 2016 年,艾哈邁迪一傢就逃過一次,當時他們去瞭巴基斯坦,去這個他們認為安全的國傢避難。但錢用完後,他們又隻能不情願地回到賈格裡。

由於還有農活要幹,穆爾塔紮的父親 Arif 便留在瞭賈格裡,傢裡其他人則逃瞭出來。實際上,喀佈爾的日子也不好過,難民的住所、食物、飲用水和衛生設施供應不足。

據聯合國人道主義機構的最新數據,由於今年年初以來的戰亂,阿富汗有超過 30 萬人背井離鄉,逃離傢園,其中 58% 的人是未滿 18 歲的未成年人。

Homayoun 是穆爾塔紮最大的哥哥,當初就是他幫自己的弟弟制作瞭那件著名的塑料袋球衣。他說,就算身在首都,自己仍沒有安全感。“我們擔心如果那群人知道瞭穆爾塔紮在哪兒,不幸也許又要隨之而來。”

如今,Shafiqa 不讓穆爾塔紮出門,他隻能在破舊不堪的院子裡玩。這個 7 歲小男孩,對成人世界的戰火和自己所處的險境似乎並不太敏感。在當下這個陌生的“傢”裡,他常常想念起梅西送的球衣。

“我想梅西他們回來,這樣我就可以跟他們玩瞭。”穆爾塔紮說。

他不是沒想過和梅西重逢。

在那一天,他會行額手禮,問對方:“你好嗎?”梅西回答道:“謝謝你,註意安全哦。”然後,他們一起走上綠茵場,球在偶像的腳下來去自如,小男孩就在一旁看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註:ihxdsb,報料 QQ:3386405712】

熱門推薦

聯繫我們|www.chinafocusnews.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權所有